香如故。

明分轻重。

【全职\方王】辣条

——

    “我要吃辣条”王杰希窝在一件松松挎挎的明黄色卫衣里,用脚趾头指了指刚进房门方士谦。

    客厅里三个沙发,两长一短摆着,王杰希缩进那个小小的懒人沙发里,一米八几大个子挤成颜色明亮的一团,光脚丫白生生地晃眼。方士谦单手解开领带后长抒一口气,拿了摇控把空调往下调到20℃,大大翻起白眼:“我上哪儿给你找辣条去。”

    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吉亚州,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阳光从东划到西,从南划向北。

    “…我要吃。”王杰希就是个大爷,根本不讲理。好嘛,美佬大本营也说来就来了,今个儿难得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月亮方士谦也得给他摘啊。更何况…

   “辣条不是最近一直挺火的嘛,那些偏僻的、贴近生活的黑人街小商铺…会有吧?”这件明黄色卫衣原本是方士谦的,他穿就是oversize。更别说瘦一点的王杰希,简直披了个袍子。他低着头操作PSP,见人半天不回答抬头赏了方士谦一眼,又垂下去十指如飞地按游戏机。

    “行吧,我去。”方士谦解了衬衫领口那颗扣子,想了想没脱西服外套。有什么办法,他很别扭地想:还是希望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能稍微任性一点…呸。

    “你去吗?”方士谦坐到懒人沙发旁边的长沙发上,低头看PSP屏幕。

    他离的非常近,王杰希按了三下home把PSP扔到毛绒地毯里,仰起头看他:“嗯…”他思考了一会儿,随意地抬起腿来——这人是真把这卫衣当袍子穿了!下面竟然不穿裤子!——轻轻踢了两下方士谦的肚子。没什么肉,脚感不太好,他撇了撇嘴。
 
    喂…方士谦悴不急防被一片雪白抢占了视线,非常没骨气地感觉气血旺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
   
     噗。王杰希说到一半笑了。方士谦大囧,脸腾地一下红起来:“啊、怎么啦!干什么啊?我、我去个厕所…”

    别了吧。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把脚滑下去,在某个不可说的部位踩了两下。“来。”他说。

    白日宣淫啊!这样其实真的不太好。方士谦做的蛮温柔,其实呢他还有些不爽:王杰希好像80%在神游,嘴上嗯嗯啊啊没把关,眼神一直落在从落地窗拉上的帘子里落入的一细丝儿白亮阳光上,脑子里不知想了些什么。

    “去吧。”王杰希靠在他怀里说。

    啊?方士谦问他。

    去买辣条…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多找几家。王杰希摸来方士谦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我去冲凉,换套衣服,你——他上下打量了一遍方士谦“你别换了,就这样吧。”

    简直是在变相夸他穿西装帅。方士谦又脸红了,他都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就可以跟上魔术师的脑回路。…第五赛季?第六赛季?总之这样直白又弯弯绕绕的,啧,麻烦。他揉了揉自己长长了些的头发,没由来有些烦躁。

    王杰希退役后二话不说就跑来美利坚大玩一通,未了赖进他随随便便租的房子又不走了,度假不如说是养老,到如今也过了小两半月。其实他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他之前有意无意间提起过美利坚这边的事,说他很快可以把工作都结束回到北京分部那边。

    王杰希就是想跟他在一起,仅此而已。

    这套公寓离市中有些距离,方士谦开的他老姐的Jeep,宽大、拉风。他挺喜欢这种车,更重要的是王杰希也喜欢。“去TK…Beijing Mark?”方士谦看了一眼副驾,猛的跟王杰希对上眼,差点把油门当刹车一脚冲了红灯。

    “你不应该坐副驾!!”他愤愤,恋爱谈了好几年他一看到王杰希还是…无法压抑,就有心动的感觉。

    王杰希带笑的声音钻进他耳朵:“下次我开车,你做副驾。还有,不去TK和BJ Mark,我想去、像之前,你记得吗?”

    当然记得!方士谦突然想起了第五赛季的时候。他和王杰希两个整得人模狗样一身一丝不苟的高定西装出席微草赞助商酒会。(他现在想到王杰希让他穿西装不是夸他帅,突然有点不高兴。)

    小王梳了个大背头,一身剪裁精良的纯黑西装将他肩宽腰细腿长的衣架子身材显了十成十,再加上矜贵端庄的冷淡气场和他其实挺好看的那张脸。哇,小姑娘口中的禁欲系男神啊!禁欲系男神拍了拍同样是模特身材的小方,看着满场红酒蛋糕神色冷漠:“方士谦,我想吃辣条。”

    “啥?我上哪儿给你找辣条去?”小方晃着水中苹果味儿气泡水,灵机一动“嘿,你记不记得这酒店后面那胡同里…那么些小店,总该有的吧?不不,我们待会回微草,换个衣服去买。”

    “可我现在就想吃。”小王持续冷漠,目光已经飘向了外边。“这个时候,离开一会儿也没什么…”

    “合适吗?”小方还年轻气盛,很要面子的。再者这一身六位数的西装弄脏了…对了!他突然想起来:“你等会儿还有演讲呢!这造型一点儿不能动,灰啊啥的都不行,给咱们微草丢脸我可饶不了你。”

    小王撇了撇嘴,一言不发地喝高脚杯里装的橙汁。

    算了…小方假装恶狠狠地说“你在这儿待着啊,我去给你买。”小王终于笑了,说嗯。

    最后辣条还是小方抓着小王跑到会场外边,美名其约怕他自己吃弄脏衣服一根根喂给他吃的。那个小心翼翼,好像偷情一样。方士谦现在想想,可能也算是偷情吧,他想要却说不出口对他好,还有王杰希一直以来的不拒绝…

    场景重合了又没有,同样的是一身光鲜亮丽一丝不苟的高定西装在落满灰尘的货架上找辣条的方士谦,不同的是这次王杰希站在他身边,在抬起头的时候可能会得到一个好像漫不经心、轻浅而透着明亮的王杰希式微笑。

    “这些垃圾食品…等回北京了我给你做比这好吃一万倍的方神辣条!保证回味无穷一吃不忘。”方士谦用非常随意的语气说“下周我们就回去。”

                                                               END

   

真好啊。


方王在打游戏。
王:去洗个手,洗个手。
方:干嘛?
王:快去。
方:噢。(洗完了)怎么了?
王:(用下巴指了指曲奇盒)去,给我拿块饼干。我手不干净。

【全职\方王】番茄炒蛋


    很短小、很随意,很日常。
    之后也有可能会扩写…可能吧。

——

     方士谦在厨房里做菜。

    “在做什么?”王杰希走上来,慢慢地从身后抱住他。这个动作已经算是撒娇了,方士谦身子有些僵,语气上强做淡定地回答:没啥,整个番茄炒鸡蛋呗。

    电竞宅男会的无毒菜,不也就那几样么。

    哦。王杰希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语气懒洋洋的:…你做这个都这么香。

    方士谦被这人头发上干净清爽的薄荷味儿糊了一脸。他还蹭!真要命,方士谦心里有点痒,用余光瞄他:闭着眼睛,长睫毛在Lopo领上划来划去,好像喵咪一样。

    哪知道更狠的在后面。王杰希蹭了好一会儿(方士谦都想呛句没见他原来有这么喜欢吃豆腐,麻婆还是小葱拌啊?)才慢悠悠放开了他,嘴唇离耳边那块皮肤不远不近、相当自然平淡地说了一句:“无以为报,只有肉偿了。”

    哦,肉偿嘛…方士谦心不在焉地想了想…

    啥?!!我的老天哎刚才这位小祖宗说了啥子?您行行好不要吓人我受不来啊!

    出席了无数场记者招待会的方大佬(自称)突然做不了表情管理,面上表情十分僵硬扭曲心率更是仿佛刚刚结束反复横跳。

    他稍微花了一点时间冷静…不是太久,不过是脑内的一个世纪。“你有时间去收个衣服行吗瞎…捣乱啥啊你。”他假装很凶,绝对不会承认是如果王杰希再呆一会儿他可能就点着了。

    不要。王祖宗秒答,语气十分坚决。

    …你就是懒得。方士谦翻白眼,他关了火,锅里嫩生生的西红柿和蛋饼,还没熟透呢。

    “对啊。”王杰希非常理直气壮,被依然脸红红的方士谦拉着亲了一口;“mua”一声印在脸颊上:“快走。”方士谦又转回去,铲子起落利索地翻翻炒炒“…给你老公洗内裤去。”

    王杰希瞪了他一眼,抬眼时看到背对着他重复机械化动作的方士谦耳朵红得能滴血,突然间笑了起来,有些玩味地乐呵。

    “那我走了,”他说,盯着面前这人挺直的背一字一顿,还给某两个词加了重音“给我老、公洗内、裤去。”说完转身就走,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

    方士谦着着锅里的番茄、和蛋,番茄、和蛋…番茄是王杰希,蛋也是王杰希,番茄和蛋加在一起还是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

    …啊。

    方士谦放弃了,他做不了饭了。

    “王杰希你回来!!”他视死如归地喊。

                                                                                                  End

【曦孤\PWP】风光本色

•    这对超棒!!!两个我都爱

    https://m.weibo.cn/5015006005/4139337493395994不蓝见评论